政府补助爆增12倍 恒星科技豪掷4亿“钱”景未卜

发布时间:2018-06-23 02:36:12

政府补助爆增12倍 恒星科技豪掷4亿“钱”景未卜

  有限公司(恒星科技 002132.SZ)发布公告称,由于国内外经营环境发生变化且公司2018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预计无法在规定期限内完成授予、登记等相关工作,决定终止实施公司2018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

  而此前不久,深交所对恒星科技在2017年年报中当年非经常性损益发生额同比增长20倍,计入当期损益政府补助同比暴增12倍等问题进行了关注。

  6月13日,恒星科技在回复交易所对相关问询函时解释称,2017年度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约 1739.93万元,(占2016年度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的比例为 16.45%),其中,2017年度收到的政府补助金额为1687.62万元,递延收益当期分摊52.31万元。

  2017年政府补助激增,“突遭”资产减值,利润变脸;其全资子公司参与溢价定增下,竟将1亿元全部买入相关资管计划中的进取级份额;虽然深陷定增泥潭,“面对相关项目收益承诺”的诱惑,再次豪掷千金……所有这一切,令这家主营业务为金属制品的河南企业备受关注。

  《华夏时报》记者深入梳理数据时发现,恒星科技2014年到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约为4548.39万元、3949.14万元、1.06亿元、5659.13万元;而同期2014年到2017年对应的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则分别约为971.46万元、145.99万元、130.65万元、1739.93万元。

  2017年政府补助暴涨后已经占2017年恒星科技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的31%。

  对于突如其来的补助,恒星科技在回复函中解释道,2017年7月公司收到招商引资和社会资本投资社会公益事业项目奖励资金700万元;公司及控股子公司2017年8月、11月分别收到进出口企业发展补助资金合计100万元;2017年9月,公司收到工业转型升级资金600 万元,计入2017年度损益20万元,其余计入递延收益等,控股子公司收到企业技术创新引导专项项目经费10万元,上述事项均有披露。

  其余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当期收到的政府补助及递延收益当期分摊合计金额为909.93 万元,其中:计入2017年度的政府补助857.62万元,递延收益2017年度分摊52.31万元,占公司2016年度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例为8.60%,未达到披露标准,未对相关事项进行单独披露。

  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恒星科技在政府补助激增下,突击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年报净利润遭遇变脸。

  2017年10月24日,恒星科技在2017 年第三季度报告中称,预计2017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2亿元至1.5亿元。2018年4月11日,恒星科技突然发布关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对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应收账款坏账损失分别计提约7600万元、2800万元,合计高达1亿多元的资产减值准备。

  恒星科技董秘李明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称,主要是由于发现与相关审计机构存在不同意见的时候已经到了3月份导致。

  “这种现象目前资本市场不少,之前的定增项目或者高质押导致股价崩盘的很多。建议投资者投资市场上优秀的资产,而不建议炒小,炒新,炒概念。”北京启明乐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坚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

  2015年12月31日,恒星科技审议通过了《关于全资子公司使用自有资金进行风险投资的议案》,同意公司全资子公司鼎恒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 “鼎恒投资”)使用自有资金不超过1亿元人民币进行风险投资。

  鼎恒投资以1亿元参与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天弘基金” )的“天弘基金-鼎恒-定增131号资产管理计划”(下称“天弘资管计划”)。

  据了解,此次天弘资管计划投资对象主要就是参与中山大洋电机股份有限公司(大洋电机002249.SZ)定向增发的限售股票。

  2016年2月4日,大洋电机发布公告显示,天弘资管计划此次参与认购的发行价格为10.01元/股,限售期限为12个月,而当日大洋电机收盘价格仅为9.05元/股。

  值得注意的是,天弘资管计划中优先级资金与进取级资金比例不高于1.5:1,如此“溢价”定增下,鼎恒投资却选择以1亿元全部认购资管计划中的进取级份额,此举动令人不解。

  时隔一年,2017年2月6日,此次鼎恒投资参与大洋电机的定增股份解禁上市,当日大洋电机的收盘价为7.76元/股,相比最初的认购价已经下跌二成左右。而截至2018年6月20日,大洋电机股价已经跌至4.30元/股附近,相比最初其配售发行价更是逼近腰斩。

  原计划此次风险投资本应在2017年12月31日完成“退出”,但是目前依旧无法画上句号,甚至成为了2017年恒星科技业绩变脸中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主力。

  对此,恒星科技则称,由于受到“减持新规”及证券市场整体走弱的影响,公司全资子公司鼎恒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一直未减持所持的“大洋电机”股票。

  2018年6月13日,恒星科技在回复交易所2017年年报问询时称,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中,天弘基金-鼎恒-定增131号资产管理计划2017年账面余额目前仍有2.5亿元。

  4月10日,恒星科技签订合作框架协议公告称,恒星科技及鼎恒投资于2018年4月9日与杭州乔虹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乔虹投资”)等签订合作框架协议,拟联合出资设立项目公司,开展高端镜头及镜头模组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业务。

  4月20日,在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的相关问询函时(下称“回复函”),恒星科技解释道,本次拟投资的项目预计投资总额为4亿元,与公司目前主营业务暂无协同效应。

  据了解,投资该项目的主要原因为:预计随着手机终端要求的不断提高和国内5G的逐步推广,高端光学镜头及模组行业未来发展空间巨大,行业可持续发展性强,目前市场处于供不应求状况。乔虹投资及管理团队承诺2019-2021年项目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1.7 亿元、18.7亿元和23.2亿元,承诺净利润分别为1.2亿元、2.65亿元和3.46亿元。

  该回复函中,恒星科技称拟投项目预计于2018年5月启动,在2018年底具备规模化生产的条件,2019年进入业绩承诺期。

  《华夏时报》记者通过梳理相关工商信息发现,乔虹投资于2017年11月底成立。一个月后,“深圳市汉视安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汉视安”)作为乔虹投资的控股子公司成立。汉视安的经营范围显示,同样存在光学镜头、光学电子产品的生产业务,对于未来的双方合作是否将存在竞争受市场关注。

  目前深陷定增泥潭的恒星科技,再次面对如此乐观的预期,利用自身的资金优势,通过乔虹投资能否顺利实现未来的“钱”景,难免令业内担忧。

  面对市场的质疑,乔虹投资在“高端光学镜头及模组行业”的管理尤其是技术优势,是否能够结合汉视安目前的经营状况进行披露,已经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深圳证券交易所对于上述拟投项目未来的业绩的实施可能性及为实现业绩承诺,乔虹投资拟将其持有的项目公司股权质押给你公司,同时需为业绩承诺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进行了问询关注。

  “在合作框架下,采取上述质押、担保措施主要是为项目按计划进行提供保障。”恒星科技表示,但目前仍无法全额覆盖业绩承诺。